秘密巡逻:在首次原爆前
作者:徐善奎 钱灿松 李春泉  知识窗       1997/5/1
    1964年10月,在我国原子弹即将爆炸的时刻,突然出现了一个令人紧张而又难以预料的情况——一支200余人的杂色队伍出现在罗布泊大漠上,正鬼鬼祟祟地向早已禁控的试验场区靠近,几十匹老马在沙尘中凄厉地嘶鸣着、奔跑着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有意外!”核试验总指挥部发出了紧急命令:“马上调查!”迅速出击的警卫小分队几乎查遍了整个原子弹禁控区域,结果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。万事俱备,只待起爆。“不速之客”的出现搅得人坐立不安、神经紧绷。“把搜索范围扩大,认真巡查。”指挥部又下了一道秘密电令,几支小分队携带电台、干粮和水,向罗布泊纵深处挺进……

    3天后的一个傍晚,小分队终于在3号目标区意外地发现一顶破帐篷,周围零乱地丢弃着一些干柴和几个破损的帐篷。小分队循着马蹄的印迹,穷追不舍,终于将这伙半人半鬼似的人马全部生擒。原来,1949年秋,人民解放军长驱西进,不堪一击的马步芳匪帮纷纷溃败,一小股残留匪徒无处可藏,只好逃往大漠戈壁,绝望地游荡着、挣扎着……。

    这篇题为《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起爆前的意外发现》的文章,最先出现在一家杂志上,接着多家报纸进行了转载。后来此事还被拍成了电影、电视剧,就连两位美国学者合著的《中国原子弹的制造》一书也引用了这个故事。面对这段反复“重复”的神话,曾亲自执行当年巡逻任务的一位老同志气得瞪大着眼睛说:哪来的土匪,谁见过土匪,胡编乱造,简直是吃饱撑得没事干……于是,他向笔者介绍了那次秘密巡逻的前后经过。

    一

    
1964年4月,为确保我国首次核试验顺利进行,上级命令警卫营抽调骨干力量组成小分队,沿试验场区边沿进行巡逻。主要目的是把场区外围的地形地物搞清楚,掌握第一手资料,再者看看禁区内有没有游动的牧民,若有,及时把他们请出来。

    小分队由7人组成,队长何仕武、副队长王万喜。他们每人背着被子、毛毯、雨衣、两个水壶、270发子弹、8个手榴弹、一支冲锋枪、行军镐锹,还有粮袋和炊具,平均负重37公斤。没有向导,只有一张军用地图,一个指南针。为了保密,小分队对外的名称是“打猎队”。

    巡逻小分队4月15日离开东大山哨所,沿南线进入塔里木盆地北沿,然后向东到若羌,行程1000多公里。此时,正是“秋老虎出山”的时节,不少水泉都已干枯。

    这天,小分队在“雅丹”地形中跋涉了5个小时,气喘吁吁地来到一个叫“艾肯布拉克”的地方,军用地图上标着“流水泉”,队长何仕武找了半天,只找到一片洼地,伸出舌头润了润干裂的嘴唇,指着地图说:“又白跑了,哪有什么布拉克。”

    大家正商议着如何继续找水时,突然一个小战士指着东北方向说:“看,那里有湖泊。”

    何仕武抬头望去,果真远处有一线蔚蓝。在戈壁滩上,有了水就有了生命。大家都很兴奋,副队长王万喜举起了望远镜,纵目远眺,只见一片浩淼的烟波。接近地平线处,是蔚蓝的湖水。上面烟雾连天,按标尺计算,小分队离湖泊只不过5公里路,他高兴地说:“出发吧,下午可以到达那里,说不定湖里还有鱼呢,去改善一下。”

    何仕武看着地图,纳闷了,地图上根本就没有湖泊的标记,说不定会是海市蜃楼。王万喜不同意这种设想,他认为戈壁上常有潜流,那里或许是新形成的湖泊。

    战士们兴致勃勃,说要去洗澡抓鱼。何仕武只好放弃了自己的假设,随大家一同去追踪湖泊 ... ...

    点击查看全部详细 http://www.duyuanfan.cn/qikan/zsch19970528.html